刘洋:拥抱金融新业态 民企应善于开辟发展新空间_经济_宏观频

浏览量:3次

中国区块链与产业金融研究院院长、金融与中小企业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洋

在1月13日举行的“2019中国制造论坛:全球产业链重构下的制造业挑战”上,中国区块链与产业金融研究院院长、金融与中小企业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洋指出,当前我国中小微企业传统的融资目的已发生改变,此前传统的厂房改造升级、生产线、供应链等粗放式扩大再生产融资,如今已转变为腾笼换鸟转型、跨界优化生态体系、跨区域国际化市场拓展等流动性、试水性、微创新等产业链、关键业务环节融资。授信额度也从较大额度转变为小额、分散,还款周期由较长期低息和短期高利贷转变为短期还款,利率基于场景市场化。

同时,在当前金融体系下,对中小企业而言,产品品质、服务质量、市场竞争力也已成为其信用衡量指标。“隐形冠军和市场优胜者才可能融到钱,而非简单拥有多少房子、土地等传统抵押物。”刘洋强调。例如,网商银行给天猫商家贷款,看重的是店铺点击量、交易流水、好评数、退货率等经营指标,利用大数据分析其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而不是是单一地看企业拥有多少房屋和土地。

在此背景下,中小微民企需要对经营策略进行新一轮调整,才从普惠金融创新中获取更大的发展空间。在刘洋看来,“第一个就是恐怕不是面的突破,而是在点的领先,或者说叫‘一招鲜’,就是能不能在一些关键的领域,关键的环节,细分的产品,细分的市场做到创新的极致。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其实要融到一些新兴的大行业、大企业,它的整个生态系统中。”

此外,随着互联网科技、金融科技持续为金融赋能,传统中小微企业将获得更完善的金融服务,这也要求企业要积极拥抱网络借贷等金融新业态,拓宽融资渠道,从多方面实现供应链的提质增效。

刘洋表示,在经济处于下行压力下时,中小民营企业更要有战略定力,要有泰山压顶巍然不动的战略定力。如果将中国过去改革开放40年看做一波大牛市而言,经济增速下滑甚至下行本是正常的经济现象和经济规律,人类社会有史记载至今还没有出现过长期不变的单边上扬经济发展,中国40年的高速发展已是奇迹。企业家要理性接受过去追赶扩张型效率驱动传统经济发展方式向稳健引领性质量驱动的经济发展方式。

以下为演讲实录:

刘洋:我应该是这两天最后一个8分钟的主题发言,确实这两天很多专家的发言很精彩,但是我想尽量从一些新的视角来和他们有一些差异,也尽可能的给到在座佛山的朋友一些新的思考。我的主题是我们的中小微企业如何便捷、低成本、多渠道的融到管用、够用、适用的钱,并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完成我们经营管理的同步升级。我想给三个判断和若干个建议。

今天反复在谈我们经济处于一个严峻的下行或者增速下滑的趋势中,不仅仅是中国,乃至全球,我们中小微企业的生存环境都在面临相应的挑战,但是我认为在这个时候恰恰是需要一个战略定义,这个战略定义就是我们始终要客观地认识,全球还没有一个经济体能够连续保持4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单边上扬的高速增长,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我们就得在现在的一个经济的形态,什么样的一个经济形态下?过去是靠速度追赶扩张型的效率驱动经济体变成一种稳健的、引领型的、质量驱动型的经济方式。

刚才有专家说,佛山客观面临一个金融抑制的问题,相当程度我们还要抑制另外一种叫做冲动,冲动抑制,在经济扩张期这种延续下来的惯性冲动扩张。在发展的上升阶段,我们当然是关注扶持企业做大做强,但其实在转变经济结构,转变动能,甚至在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新的竞争力的时候,我们应该发现、培育、挖掘我们自己新的美的、新的格拉斯,意味着我们要扶持中小微企业,从这里面找到我们的一些小巨人企业,我们的一些隐形冠军,隐形冠军不是单一在某些细分行业的产值指标,包括利润指标、关键技术指标,它的人才指标,它的生态体系指标,甚至它的商业模式指标。

好了,今天就有了第一个判断,就是我们的中小微企业传统的融资目的,到今天其实已经发生改变,我们过去融资是为了厂房改造升级、生产线、供应链等等,是为了扩大再生产的融资。所以很多佛山的,包括江浙的民营企业家说钱融得越多越好,但是就变成了今天我们腾笼换鸟转型的跨界优化生态体系的,甚至跨区域国际化市场拓展的一些流动性、试水性、微创新,这样一种在产业链上,在关键环节上,在关键业务上的环节融资,所以说今天是融到管用的、够用的、适用的钱就可以,能200万管用、够用,我们就没有必要去融2000万。所以说授信额度从较大的额度转为小额的分散,还款周期就从较长期的低息的和短期高利贷的转变为短期还款,以及利率基于场景进行市场化。那么就必然带来两个变化:1、我们的中小企业老板,我们要对我们的冲动进行抑制;2、带来了我们金融服务的供给和产品的竞争多元化、精准化。

第二个判断就是产品的品质、服务的质量、市场的竞争力同样是信用,这在过去我们互联网科技,包括我们互联网金融,甚至新兴的一些民营和互联网银行,他们已经开始关注店铺的点击量,交易的流水,好评和退货率,这就是网上银行重点给小微企业,给它的商铺经营者贷款的征信指标。所以隐形冠军和市场的优胜者可能能融到钱,所以我们刚才行长说的,并不是单一地看它,你拥有多少传统的房屋、土地这样的抵押物。

这对于中小微的民营企业就有新的在经营上的一些所谓的调整,我认为第一个就是恐怕不是面的突破,而是在点的领先,或者说叫“一招鲜”,就是能不能在一些关键的领域,关键的环节,细分的产品,细分的市场做到创新的极致。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其实要融到一些新兴的大行业、大企业,它的整个生态系统中,昨天在座谈的时候就讲到一个本地的企业,它融入了华为的整个生态体系,其实它很舒服的度过了过去的4、5年,据说他还会继续这样过舒适的小日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给大家建议,我们一方面去对接来自全球的资源,其实还要发现,还要培育我们自己的能人,因为企业的能人能给你带来你所需要的增量和你所期待的存量的稳定。第二个,因为整个佛山产业结构相当的还是消费类产业,消费类产业就要关注当前消费升级、消费分层,还有媒体说的消费降级,当然,我一直在鼓吹叫做消费升级,这样一个情况下,在一些细枝末节上你领先一小步,你就可能抢跑,抢跑就会先赢。过去作坊式的,9.9元包邮的,这些糊弄式的、低门槛的、低频次的消费产品,我认为未来空间会越来越小。

第三个判断,我认为互联网科技、金融科技正在赋能我们的新金融,同样在赋能我们的传统中小微企业,他们的金融服务。因为传统的金融,像银行,像我们的证券基金等等金融机构,其实更多关注20%的头部客户,就是我们所谓的大行业、大企业、政府部门等等,中小微企业,我们总结叫中小微弱群体吧,包括普通老百姓,其实中小微弱群体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信用质量和信用等级很难测度,很难有效、高效、高频率的进行准确的度量。在有了这样一些互联网技术之后,特别是在蚂蚁金服等等这样一些探索的成功实践中,其实我们发现我们的中小微企业的信用等级是可以通过互联网等等的新方式来度量,来度量在座的中小微企业,其实你们就要积极的去拥抱网络借贷等等互联网金融的业态。只有同时让监管部门、用户、公众有信心的网络借贷机构,通过这一轮互联网金融的洗牌,我觉得留下来就是真心服务在座各位以及我们佛山、珠三角等等的中小微企业。

第二个建议,我们其实从金融机构乃至新兴的金融机构去融到钱,我们还要关注一些新兴的融资方式,比如说消费政策,我们过去是向金融机构借钱,今天我们变成向消费者,将他从消费端的购买产品,以预售带限售的方式,在我们生产端、研发端来融到消费者的资金,这在苏宁众筹、京东众筹、淘宝众筹这样的平台,帮助了大量的中小微企业在研发生产阶段就提前融到了资金,而这样的消费者同时有可能成为你的投资者和你产品的宣传者、使用者和鼓吹者,当然你的融资成本就会大大的降低。

要解决这样一些问题,其实关键的就是要在你的整个供应链,整个消费链里面,四个字,就是:提质增效。以供应链为例,我们这两天谈了很多供应链的问题,供应链如同一个食物链,食物链里面有老虎,当然还有小绵羊,但是在整个食物链里面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个生态体系都会遭殃,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它就不仅仅是一个金融问题,它可能就涉及我们的大数据问题,我们的精准营销问题,我们的新零售问题,我们的普惠金融等等问题。

第三个建议,围绕着基于融到钱的整个架构提升,其实我们还要关注一个,就是关于我们的营销渠道,就是我们的跨境电商的问题,其实佛山像陶瓷建材行业走的是经销商模式,我们传统家电业也是走经销商模式,你看跨境电商在过去的一年,中国的中小微企业在美国的亚马逊和易贝大量的开设网店,其实就希望我们要去除过去中间的流通商、贸易商、物流商,把这20-30%的利润节省出来应对复杂的、变化的国际形势。

第四个建议,佛山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大量中小微企业是前店后厂,我们很多情况并不是以终端产品的形态呈现在市场,前店后厂的这样一个模式就必须要把握一个,其实关键词就是你要从卖配件,卖配套到融入到你的上游的生态体系,你的整个上下游的平台竞技中,要去做整个利益链条的利益共同体,而不是各自为政,因为这里面在2000多年前,思想家亚里斯多德说在一个利益的网络里面,其实人人都希望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但是整个经济的稳健或者下行的环境中,其实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样才能够做长做久,谢谢大家。

刘洋:我就想补充一下关于宽信用的问题,其实宽信用并不是说央行释放的一个突发性的利好事件,其实大家可以回顾一下,因为宽信誉我们从三个端,第一个是C端,就是我们普通的老百姓,其实你会发现这两年大量的信用卡的发放,大量的网络接贷等,其实也是面向我们的老百姓放水,第二个是政府,这几年政府的高负债完完全全都是所谓政府的宽信誉,第三个是B端,B端又分两个层面,第一个是国企和大型的民营企业,就像我们在一些调研,其实我本人也兼任几家国企的外部董事,我发现其实他们的授信额度根本就没有用完,而真正需要输血的中小微民营企业,往往卡壳就卡在,其实现在的征信体系里面,比如说我们对企业的征信,完全是按企业的资产,但是其实资产只是代表他的还款能力,并不能完全地表达出它的还款意愿,所以现在的征信体系能不能将征信和企业家法人本人的征信挂钩,真正地让那些敢干事、愿干事、干成事的小微企业们拿到钱,而让那些所谓的老赖寸步难行,住不了酒店、坐不了飞机,坐不了火车、进不了酒店,基本上他的违约成本要远远高于他的社会的代价,就有可能真正地去找到能够为中小微企业输血的这么一个宽信用的准入的机制进去,谢谢!

刘洋:拥抱金融新业态 民企应善于开辟发展新空间_经济_宏观频

(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刘洋业态民企金融发展